鄭州特大暴雨災害:沒有專業權威的調查,就沒有令人信服的問責

二把刀2021-08-02 21:35

二把刀/文 據新華社北京8月2日消息,7月17日以來,河南省遭遇極端強降雨,特別是7月20日鄭州市遭受特大暴雨災害,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根據有關法律法規規定,國務院決定成立調查組,由應急管理部牽頭,相關方面參加,對河南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進行調查。調查組聘請專家為調查工作提供技術支撐。

此次河南特大暴雨災害導致非常重大的財產損失和人員傷亡。河南省政府新聞辦8月2日召開的第十場“河南省防汛救災”新聞發布會介紹,據統計,截至8月2日12時,此次特大洪澇災害共造成302人死亡,50人失蹤。其中,鄭州市遇難292人,失蹤47人;新鄉市遇難7人,失蹤3人;平頂山市遇難2人;漯河市遇難1人。

我們要向所有的遇難者志哀。作為一個千萬人口的現代化都市,一場暴雨帶來如此巨大的傷痛讓人難以想象。從災害發生后多家媒體的調查采訪來看,公眾是有不少疑問的。沒錯,這個城市遭遇從未經歷的歷史極值暴雨,瞬間降雨量超過城市的防御標準,不過這絕非令人信服的解釋。比如說,暴雨之前,鄭州市若干次會議都對防雨防汛防洪防澇做出了部署,鄭州市7月19日會議還提出,確保實現“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因地質災害、小流域洪災等引發的人員傷亡不發生,重要交通不中斷,城區居民家中不進水,城市局部地區不出現長時間積水”的“五不”目標。如此重視,為何在接二連三的暴雨紅色預警下,當地沒有按照相應的氣象預警指南做出停止集會、停課、停業(除特殊行業外)的指令?而在整個災害防范、災情處置等環節,究竟還有哪些問題,恐怕都需要科學、專業和審慎的調查。

再比如,根據官方公布數據,鄭州地鐵五號線事件導致14人遇難。事后鄭州發布提供的信息是,強降雨造成鄭州地鐵5號線五龍口停車場及其周邊區域發生嚴重積水現象,7月20日18時許,積水沖垮出入場線擋水墻進入正線區間,造成鄭州地鐵5號線列車在海灘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車停運。但是按照2019年交通運輸部發布的《城市軌道交通行車組織管理辦法》,因降雨、內澇等造成車站進水,嚴重影響客運服務的,行車調度人員可根據車站申請發布封站命令,組織列車越站。線路積水超過軌面時,列車不得通過。那么需要了解的就是,行車調度人員、列車長和地鐵司機是否及時發現了大水,操作是否合規到位?有媒體對停車場放水和排水設計也提出了疑問,這些僅靠當地政府發布的信息恐怕很難有說服力。

從日常的城市防汛防澇工作,到這次特大暴雨災害預警、防災、現場處置到災害救援等各個環節,我們做對了什么,錯過了什么,又或者在哪些環節原本可以做得更好一些?我們是否遺漏了一些本不該遺漏的東西?如果不能本著對人民負責的精神,嚴肅認真地回答這些問題,就很可能輕易地忽視整個城市運營管理系統存在的短板和漏洞,放過我們對城市管理者應擔之責的要求和追問——這是公眾權利的一部分。對于一座仍在高速擴張中的城市來說,這些放過和忽視是不能接受的。我們必須問自己,面對如此慘痛的教訓,如果危機再次來臨,我們能否真正引以為鑒,補上所有的漏洞和短板,我們能否做得更好,護佑城市中的每一個人的生命安全?

這些都有賴于一份權威有說服力的調查報告。新華社的消息說,國務院決定成立調查組,是根據有關法律法規規定。雖然新華社并沒有列出具體的法律法規。但我們可以參考《生產安全事故報告和調查處理條例》的有關內容,了解國務院調查組的組成和職責。根據上述《條例》,特別重大事故由國務院或者國務院授權有關部門組織事故調查組進行調查。事故調查組可以聘請有關專家參與調查。事故調查組成員應當具有事故調查所需要的知識和專長,并與所調查的事故沒有直接利害關系。

調查組的職責包括:查明事故發生的經過、原因、人員傷亡情況及直接經濟損失;認定事故的性質和事故責任;提出對事故責任者的處理建議;總結事故教訓,提出防范和整改措施;提交事故調查報告。我們相信,包括鄭州地鐵五號線、京廣隧道這樣公眾高度關注的事件,調查報告應該都會給出權威的說法。

新華社的消息說,調查組將依法依規、實事求是、科學嚴謹、全面客觀地對災害應對過程進行調查評估,總結災害應對經驗教訓,提出防災減災改進措施,對存在失職瀆職的行為依法依規予以問責追責。按照《條例》,事故調查組通常應當自事故發生之日起60日內提交事故調查報告。

我們期待這份調查報告早日面世。我們以為,只有如此,才能對得起這個城市付出的如此慘重的代價,才足以告慰遇難者和他們的家人。只有如此,才能不辜負這個城市勇敢、善良、堅強、充滿大愛的市民們。城市才可以真的讓生活更美好。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婷婷五月六月综合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