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不浪費精神”

近藤大介2020-11-09 17:56

(圖片來源:東方ic)

【東瀛視角】

近藤大介/文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近日對制止餐飲浪費行為作出重要指示。他指出,餐飲浪費現象,觸目驚心,令人痛心!‘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盡管我國糧食生產連年豐收,對糧食安全還是始終要有危機意識,今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所帶來的影響更是給我們敲響了警鐘……”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新華社的一篇關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于8月11日發表上述重要講話”的新聞稿,受到了一海之隔的日本媒體的廣泛關注和深入報道。目前,日本每天新增500人左右的新冠病毒肺炎感染者。按照年率計算,日本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長率下滑了27.8%。與此同時,日本也開始“停止浪費食物”的意識。

回想25年前,也就是1995年的時候,江澤民主席也發表過類似的講話——餐桌上的浪費,導致中國每年浪費450萬噸糧食……

我之所以對江主席的這段講話記憶猶新,是因為當時的我正在北京大學留學。其間種種浪費糧食的情景讓我愕然。

比方說,我跟一個年輕的中國女孩一起去北京的餐館的時候,她一口氣點了將近10道菜。要知道,當年餐館里的盤子可比現在的大。所以,那些菜就算是兩個人也一定吃不完。

“這也太浪費了”看著滿桌的剩菜,我不禁在心里暗暗嘀咕。

沒想到,女孩竟然繼續下單:“服務員,再來盤水餃。”

“剩了這么多,還要再加菜嗎?”我忍不住問道。

她遲疑了一下,但沒有回答。

沒過多久,服務員端上來一盤水餃,一共25個。她用筷子夾起來一個,一口塞進了嘴里,然后慢悠悠地說道:“我想嘗嘗他們家的餃子”。

最終,這盤餃子毫無意外的剩下了24個。

面對此情此景,我發自內心的感嘆,江主席的指示真是太好了。從那之后,中國的餐廳開始為顧客提供“將沒吃完的食物帶回家”的塑料袋,大家也漸漸養成了打包的好習慣。現如今,面對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和洪澇災害,習主席的重要指示再次提醒國人,減少對食物的浪費。

在日本媒體的報道中,某評論員說出了這樣一番話:“仔細想想,日本人對‘浪費’的態度,其實正是日本精神的體現”。對此,我深表贊同。

其實,日本傳統文化中的很多東西都可以用“不浪費精神”來解釋。

比方說,與傳統的中國菜相比,日本料理的量普遍偏少。這是因為,日本人在做飯菜的時候,一定會考慮讓人們“能全部吃完,不會剩下”。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考慮,主要是因為,日本的物產資源遠遠比不上中國。所以,既然沒辦法做出五花八門的菜式,日本人索性把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如何把主食白米飯做出極致的味道上。

在我小時候,母親教育我說“吃剩一粒米,一只眼睛就會爛掉。吃剩兩粒米,兩只眼睛都會爛掉”。所以,每次吃飯,我都會把碗里的米飯吃的一粒都不剩。

遣隋使和遣唐使從長安回到日本后,非常懷念奢華的中國湯品。但是,由于在日本找不到相同的湯料,他們只好把味噌溶在熱水里喝。據說,這就是味增湯的起源。

到了12世紀末,日本進入了武士時代,但粗茶淡飯仍然普遍存在。到了16世紀的戰國時代,現在便利店賣的“飯團”開始普及。據說,乾隆皇帝喜歡滿漢全席。慈禧太后的午餐和晚餐,各有100多道菜。而支配日本的德川將軍家族的餐桌上,除了米飯和味增湯,基本上就只有3道菜。德川家族尚且如此,部下們更是嚴于律己,杜絕鋪張浪費。

日本茶道的出發點在于將動作最小化,避免“浪費”,使之看起來更具美感。從日本舞蹈和能劇中,也能看到類似的出發點。在音樂方面也是如此。與中國的13弦古箏相比,日本的古箏只有6根弦。

后來,這種“不浪費精神”深深的扎根在了每一個日本人的心里。再舉幾個我母親的例子。在我小時候,母親會去附近有稍微大一點的男孩子的朋友家,把那些孩子穿不了的衣服,拿回家給我穿。等我長大了,穿不了這些衣服了,母親就拿給我弟弟穿。弟弟穿不了了的時候,母親就把衣服裁剪成女裝,給我的妹妹穿。

母親教我寫字的時候,在一張紙全部寫滿字之前,她絕對不允許我換一張紙。做飯的時候,她會盡量減少煤氣的使用頻率。比如,一次做兩三天左右的量,然后放進冰箱,一點一點吃。而且,在我的記憶里,母親每天都會說好幾次 “太浪費了”。雖然,我兒時的家境和當時的平均水平還有一定的距離,但我家附近的幾乎每個家庭,好像都是相同的節儉狀態。

在我現在就職的公司附近,有一所在中國也很有名的早稻田大學。不久之前,早稻田大學迎來了建校125周年紀念日。但為了改變負債經營的狀態,學校舉行了全校師生共同參加的“節約運動”——辦公室的燈只開一半,走廊的燈基本全關,衛生間的燈也只在有人進入的時候才打開。

就連洗手間里的肥皂,也從固體肥皂變成了洗手液。我向早稻田大學副校長詢問的時候,他笑著回答說:“因為可以用大量的水來稀釋”。

2020年,日本也因為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侵襲,而迎來了前所未有的大蕭條時代。一直持續到2019年年末的那種富足、奢侈的生活一去不復返。與此同時,人們開始對扎根于日本文化深處的“不浪費精神”進行重新評價。

日本《現代周刊》副主編
婷婷五月六月综合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