崗位僅增1000多、報名驟增20萬 誰能嘗到國考擴招的“甜頭”?

李靜2020-11-06 21:49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李靜 11月3日上午10點,朝陽區中公基地的公考培訓現場,容納50個人的教室擠滿了密密麻麻來上課的人。紅色的提示牌清晰地記錄著——此時,距離國考僅有26天。

本月29日,2021年度國家公務員考試序幕將拉開。根據國家公務員局的數據,全國共有157.6萬人通過了用人單位資格審查。資格審查人數與錄用計劃數達到61:1。

現場一位工作人員告訴經濟觀察報,上述備考的場景從9月起一直持續到現在。作為需要來往于各個城市授課的他,伴隨著國考季的來臨,也開啟了“飛人”模式,“每天九點鐘下班,高峰時經常十天半個月才能回到北京的家中。”

“我能感受到這屆學員的熱情,無論從報名數量還是上課時學生學習的熱情。”上述老師說。

2020年是極為特殊的一年,疫情給經濟帶來沖擊的同時,也給就業帶來了挑戰。中央在“六穩”“六保”工作中,把“穩就業”放在了首位。公務員、事業單位、國企招錄人數同比增長20%。“擴招”成為這一年度的關鍵詞匯。

這一年,人們的擇業天平也向“穩”字傾斜,其中,也包括那些即將走出的高校應屆生們。在采訪時,不少應屆生表示,面對突發情況,他們充分認識到公職類崗位的穩定性與抗風險能力,“穩定是第一位的”。

獵聘大數據研究院4月發布的《2020應屆畢業生春招求職報告》印證了這一趨勢,38.73%的應屆生選擇了考取公務員。而今年國考報名人數相比去年增加了18萬余人。

招錄崗位的天平正在向應屆生傾斜。華圖教育產品運營總監劉有珍表示,每年80%的崗位應屆生都可以報名,但今年這80%的比例中,有60%的崗位只招應屆生,對這一群體的照顧明顯比往年加大了。

但這絕不意味著本屆國考因擴招而降低考試的競爭度。劉有珍說,“今年公務員崗位招錄僅比去年多了1000多個,但報名人數卻多了近20萬人,競爭比超過60:1,考試難度在加大,競爭反而會更大一些。”

應屆生的選擇

鄔茜是這其中的一員。作為一名即將走出校園的應屆生,她在今年國考報名中選擇了外交部相關崗位。

鄔茜告訴經濟觀察報,在往年,盡管考公也是高校應屆生的熱門詞匯,但今年選擇報考的人數明顯增多。以她所在班級為例,至少有1/3的人把國考作為必選項,同宿舍6人中有3人做出了這樣的選擇。

應屆生的選擇帶動了今年國考報名的熱情。根據華圖教育統計數據顯示,今年國考報名人數從第五天開始反超去年,每日比去年同期多8萬人。截至10月24日——國家公務員考試報名第十天的17:30分,總報名人數已達到1503938人,比昨日同期增加30萬余人,資格審查通過人數超過139萬。

另一方面,在國考招錄上,表面只比去年增加1000余個崗位,但其實每個985高校可能還有200個選調生名額和涉密崗位的招錄。所以整體而言,今年公考招錄比去年增加了3000-4000個崗位。

國考的招錄在慢慢向基層崗位傾斜。中公教育公考輔導專家李茜對經濟觀察報表示,今年國考招錄的一個變化對基層崗位招錄明顯加大。這說明從國家角度而言,在疫情進入常態化階段,社區實行網格化管理之后,一線基層治理人員是國家人才庫中急需要補充的。

國考的報名熱度加劇了整體考試競爭度。在華圖測算的第十日數據中,截至當日(10月24日)17:30,所有崗位平均競爭比已達54.16:1,超過了50:1這一節點。這說明今年的國考競爭更加激烈。其中不少崗位出現了“千人比一”的競爭度。比如,國家統計局廣東調查總隊東莞調查隊業務科室一級科員這個崗位,競爭比高達3334:1;國家稅務總局上海市稅務局松江區稅務局一級行政執法員這個崗位,競爭比3059:1。

在校園BBS上,人們熱衷于談論考公相關的話題,交流備考經驗,打卡上自習。這種攀升的國考熱度,一度讓鄔茜的專業老師感到懊惱,“完全的生存導向,一找工作就問戶口,大家都奔考公去了,沒人愿意干與本專業相關的事情。”

鄔茜認為這很好理解。“就是想找份穩定工作,也能解決戶口問題。作為女孩,選擇進體制內,家里父母都很支持。現在的95后,考研與考公占到了應屆生人群的絕大多數,直接就業的同學至少在我們班沒有幾個。”

公考熱度

身處河南鄭州的王儀偉,也選擇走上了“考公”這條道路。

與鄔茜不同的是,王儀偉已經有了幾年工作經驗,并取得了一定的業績。

但這并不妨礙他做出新的選擇。

疫情是導致王儀偉改變的直接因素。“之前考公只是在朋友的建議下,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這次黑天鵝事件對人的影響太大了,現在只想謀求一份穩定的職業,不想每天那么焦慮。”

今年7月,王儀偉曾參加過一次河南省省考,未被錄取。公考試題在王儀偉看來有一定難度。至少以他參加的省考為例,120道題,2小時內必須答完,還要留5分鐘涂寫答題卡,平均算下來1分鐘就要完成一道題。“一般時政類的題目還可以。但像那些涉及數量關系、邏輯推理的數學題對我們文科生而言就不是很友好了。況且還需要上班,與應屆生相比,我們在刷題、備考的時間上沒有他們那么有優勢。”王儀偉說。

在鄭州,王儀偉察覺到身邊有很多人都在考公。這其中有他的同事,也有他的同學,甚至還有夫妻雙方都在考公的。

“還是因為公務員崗位穩定、待遇不錯。”王儀偉說。以鄭州為例,他一個高中同學考到了統計局,工資雖然不高,但加上績效、各種獎項和公積金,一個月收入算下來能穩定在8000元左右。朝九晚五,性價比非常高。在鄭州,工資四五千的很多,房價也才13000左右。

劉有珍認為,國考熱不斷攀升一方面來源于人們對體制內工作更穩定的固有認知,另一方面,疫情也導致人們更傾向于職業的高保障性。高校中定期開設的輔導講座,對優秀人才進入體制也起了引導作用。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整個公職人員福利體系的逐漸優化。

在競爭度方面,據華圖教育統計,七大系統中競爭最激烈的系統是統計局調查總隊,職位平均競爭比為111.18:1;競爭比較小的系統是鐵路公安和消防兩系統。

在劉有珍看來,“千人比一”的崗位主要是那些招錄崗位限制條件較少的。“熱衷于報考這些崗位的考生有一些特點,比如,所學專業較為冷門,就業通道比較狹窄。大學中學習法律、金融等熱門專業的考生,很少會去擠“幾千比一”的熱門崗位。”“每年競爭程度較少的崗位,主要有三種:第一種是崗位限制性條件比較多、比較具體。第二類是綠色崗位或者叫通道類崗位,比如消防崗位,專門面向正在消防服役、工作但沒有編制的人群。西部計劃、特崗教師也是面向特定人群。

招錄的變化

劉有珍在公考相關行業從業了11年,他感受到公考熱度的興起是在2010年前后。

1993年,《國家公務員暫行條例》釋出,標志著國家行政機關人事制度基本確立。2009年,三五個省市組成的的小聯考開始出現。在此之后,以國考和大聯考組成的兩大類考試在全國普及,公務員、事業單位“逢進必考”的考試制度確立,整個公考市場步入正規化快行道。

劉有珍說,也是從那時候,學生認識到這是一個公平、公正、公開選拔人才的考試,考生能夠通過努力備考實現職業選擇。考取公務員的人群每年不斷增加,從2010年開始,圍繞著公務員、事業單位招錄的培訓市場不斷擴大。

伴隨著近幾年國考招錄不斷演進和新生代擇業觀的變化,劉有珍也感受到公考招錄與報名出現的一些新變化。比如,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報考偏遠地區的基層崗位。這些95后的年輕人更趨于理性,更關注理想、尊嚴,抑或是發揮自己特長。“在國家招錄方面強調人崗匹配,越來越傾向于好學校、年輕人尤其是應屆畢業生。”劉有珍說,每年的中央選調生就只面向985等高校或者定點學校招錄。在筆試和面試兩個重要關口:筆試表面看來考察的是考生應試能力,本質是考其綜合能力,從邏輯分析到語言表達。而到面試階段,公考通過系統、結構化的面試也能夠更全面、立體的選拔人才。”

目前國考招錄已進尾聲,省考招錄即將在其后展開。

10月30日,江蘇省率先發布2021年省考公告,共招錄9536人,比去年同期增長近20%。國考作為省考的風向標,對招錄規模和命題指導均有一定指導意義。

劉有珍判斷,接下來的省考招錄很可能整體保持平穩。“2020年省考大概有22個省份實現了擴招,以內蒙古為例,擴招幅度同比2019年超過了60%。這些已經擴招了的地區,大概率在2021年度是不會再擴招了。一些去年減招的,有可能會補充。比如江蘇2020年省考招錄與2019年幾乎持平,2021年度就出現了一定擴招。”

但他強調,在一些特定崗位和特定系統中,特招趨勢會延續,如選調生、公安系統。此外,基層崗位一定會有所擴充。

(文中鄔茜、王儀偉系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科創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教育、財經領域。新聞線索請聯系lijing@eeo.com.cn
婷婷五月六月综合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