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海觀瀾 | 臺積電是怎樣煉成的(十一)

王義偉2020-11-02 11:11

經濟觀察網 王義偉/文 2009年2月,為了應對金融危機帶來的經營寒冬,臺積電CEO蔡力行開始減員增效,坐夠了冷板凳的梁孟松借機辭職。

辭職后的梁孟松先是在臺灣清華大學任教,幾個月轉往韓國,在成均館大學教書。

梁孟松入韓有兩個背景:第一,他的妻子是韓國人;第二,他是芯片制造領域的頂級專家,早就被韓國三星盯上了。

也就是在梁孟松前往韓國的同一時間,張忠謀結束退居二線生活,重掌臺積電帥印。

張忠謀回到一線后開始了與蘋果的合作。蘋果給臺積電的見面禮,是A8芯片。

為了確保自己的生產工藝繞過三星專利,臺積電與蘋果合作,開發了兩個版本的A8制程。

張忠謀不但新建芯片工廠,也在大規模、高速度地擴建工廠。位于新竹的第十二廠、臺中的第十五廠、臺南的第十四廠,以接近平時三倍的速度擴建。

像當初對付張汝京一樣,張忠謀一邊“擴軍備戰”,一邊追殺“叛將”梁孟松。所不同的是,當年對付張汝京,是在美國起訴的。此次追殺梁孟松,動用的是臺灣的司法力量。

2011年2月,梁孟松兩年競業限制期限到期,正式加盟三星,做芯片部門技術長。據傳說,三星給梁孟松的年薪折合成新臺幣約為1.35億,是臺積電的三倍。

三星掌門人李健熙有一段名言:三個比爾·蓋茨就能把韓國提升一個檔次,自己的任務就是找到三名這樣的天才。

對于李健熙而言,梁孟松就是芯片界的比爾·蓋茨,值得不惜成本招攬。

梁孟松入職三星3個月不到,臺積電在臺灣起訴梁孟松,請求法院判令梁孟松停止泄露商業秘密、立刻從三星離職。

臺積電的主要理由,是梁孟松違反了競業限制的規定。按照協議,梁孟松離職后,兩年內不得從事同類工作。表面上看,梁孟松確實沒有違反協議,一直在大學教書。但實際上,梁孟松教書的成均館大學,三星是出資方。成均館的校區就在三星總部的水源市。梁孟松的教學地點,就在三星廠區內。梁孟松在韓臺之間往返,也都是乘坐三星集團的專機。

更重要的是,梁孟松離職后,三星的技術水平進展神速,從45納米到32納米再到28納米,2011年時幾乎和臺積電平起平坐了。

這中間怎么可能沒有梁孟松的貢獻呢?

面對臺積電的指控,梁孟松在法庭上據理力爭。最終,臺灣法院的法官認為梁孟松已經離職2年之久,過了競業協議期,駁回了臺積電的訴狀。

第一回合,臺積電鎩羽而歸。

追殺梁孟松的同時,臺積電的技術研發和產能擴張一直進行中。到2013年,臺積電將一半的營業收入用來擴張工廠、增加生產線。

張忠謀豁出去了!

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三星雖然不知道臺積電要干嗎,但是,臺積電“擴軍備戰”的動作全世界都看得見,若非得到了大單,誰敢花這么多錢建廠、擴廠呢?

難道臺積電把蘋果的芯片拿下了?

答案在2014年揭曉。當年,蘋果公布了A8芯片的代工企業,只有一家,臺積電。

臺灣島內一片歡騰。張忠謀如釋重負。臺積電股價大幅飆升。臺灣媒體不吝辭藻猛夸張忠謀:“一只手機救臺灣”“張忠謀揭竿滅三星”。

包括張忠謀在內,臺灣社會普遍認為,蘋果被臺積電吃定了。這一次是A8,接下來是A9,沒的跑。

誰也沒有想到,三星的反擊來得這么快。

領銜三星反擊的,正是梁孟松。

在梁孟松的領軍下,芯片制造業皇冠上的明珠FinFET 工藝(即梁孟松的老師、臺積電首任技術長胡正明發明的3D晶體管技術)被三星攻克了。三星成功做出了全球第一片14納米FinFET 工藝芯片。

蘋果立刻變臉,將A9芯片交由三星代工生產。不但蘋果倒戈,美國高通也宣布將最新的芯片交給三星代工。

臺灣媒體發出感嘆,臺積電的技術優勢,一夕之間被抹平。

2015年1月,臺積電召開股東會,張忠謀面色嚴峻地說:“沒錯,我們有點落后。”

這就是張忠謀,面對現實、承認落后。

臺積電股票當天上漲8%。投資者知道,當張忠謀承認落后的時候,也就是絕地反擊的開始。此時不加倉,更待何時。

張忠謀采取的,是雙線作戰的戰法:

在內線,臺積電內部,加強技術研發。

臺積電的芯片生產是24小時不間斷的,但是技術研發隊伍,則采用了正常的上下班作息時間。這一次不一樣了,臺積電組建了一支“夜鶯部隊”,晚上也進行技術研發。這樣的話,臺積電就形成了24小時不間斷研發的機制。當然,讓技術人員犧牲夜晚的休息時間,張忠謀也給付了可觀的報酬,夜間加班的工程師底薪上調了30%,分紅上調了50%。

在外線,繼續追殺梁孟松。

一審敗訴之后,臺積電上訴。這一次,臺積電通過不為外人所知的運作,把法官換了,換了一個熟悉韓國法律的法官。律師團也搜集到了一批新的證據,包括梁孟松的10名學生都是三星資深工程師,梁孟松2009年就用上了三星的內部郵箱,三星的工藝有7個關鍵特征與臺積電雷同等。最終,法院判梁孟松敗訴,必須離開三星,2015年底前不得回到三星。

臺灣的訴訟制度是三審定讞,梁孟松二審敗訴之后,再一次提起上訴。三審一直打到2015年8月,梁孟松再次敗訴。

現在看來,這應該是臺積電的一個戰術,用曠日持久的訴訟將梁孟松纏住,逼迫他將一部分精力用于應付官司,從而無暇全身心投入三星的技術研發和進步。

這個戰術是成功的。

沒有了梁孟松全身心的投入,加上技術路線冒進,三星生產的蘋果A9芯片出現了重大瑕疵,導致蘋果手機續航時間減少、機身溫度明顯上升。

消費者都是火眼金睛,幾乎是第一時間發現問題。同時,臺積電的夜鶯部隊也有了斬獲,臺積電的芯片質量也追上來了。

蘋果又一次掉頭,將部分A9芯片轉交臺積電生產。

等到A10以后,蘋果的眼里就只有臺積電了。

從2011年到2015年,梁孟松入職三星5年,與臺積電打官司5年,落了個身心俱疲。

2017年,梁孟松與三星的合同到期,轉身來到大陸加盟中芯國際,成為了中芯國際的CEO兼執行董事。

梁孟松加盟后,中芯國際技術進展神速。2018年10月,中芯國際宣布14納米FinFET 工藝研發成功,2019年2月再度宣布12納米 FinFET 工藝問世。

當然,即使技術進展神速,中芯國際和臺積電相比,仍然是小巫見大巫。臺積電拿走了整個芯片行業里60%至70%的利潤。2019年的財務數據更能說明兩者之間的巨大差距,這一年,中芯國際的營收只有臺積電的1/10,凈利潤只有臺積電的1/50。

梁孟松加盟中芯國際的時候,臺積電在海峽兩岸的布局也在加快推進。

2017年9月12日,張忠謀親赴南京,參加臺積電南京廠的設備進廠典禮。9月29日,張忠謀宣布,全球第一家3納米芯片廠,將落戶臺南科學園區。

然后,張忠謀又一次發布了重大決定。

2017年10月2日,張忠謀宣布,自己將于2018年6月退休。

“過去30幾年,創辦、奉獻臺積電,是我個人非常愉快的時期。現在,我要把余年保留給自己和家庭。”張忠謀如是說。

談到臺積電的作用和地位,張忠謀一點也不客氣:“假如沒有臺積電,smartphone(智能手機)不會那么早出現,(我們)改變了世上幾十億人的生活。”

如果說2009年張忠謀重返一線時,外界對他還有所質疑的話,到2017年10月他宣布退休,這樣的質疑已經煙消云散。2009年,臺積電的營收不足3000億新臺幣,股價60元新臺幣左右,到2017年,臺積電的營收已經達到9774億,股價漲到260元左右。

這是名副其實的功成身退!

張忠謀給臺積電安排了一個“雙首長制”的決策格局,劉德音和魏哲家。從宣布到正式退休,他留下了8個月的時間,足夠他將兩位接班人扶上馬、送一程。

2018年,被張忠謀屢次打翻在地、已經70歲的張汝京又一次創業,成立芯恩(青島)集成電路。這一次,他要來一個“全家福”,把芯片設計、制造、封測三個環節串聯在一起做。

時至今日,張汝京依然奮戰在祖國大陸半導體產業第一線。

2018年 6月,86歲的張忠謀正式退休。

這一次,張忠謀是真的退了。

退休之際,張忠謀說了這樣一句話:

“臺積電的奇跡絕對沒有停止!”

(全文結束)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海外部主任,臺海問題專家,長期關注民營經濟、國際經貿和反傾銷,對宏觀經濟也有深入觀察。
婷婷五月六月综合缴情